不务正业的生活

image

image

这是财经网在奥运会期间做得一个专题,内容是关于国外的运动员体制和国内的举国体制的对比。这个页面一直保存在我的Chrome里没关掉有快一年的时间,因为我对此很有感触一直想写一下。

我一直对这种多才多艺的人非常的敬佩。从以前改行做音乐的前IBM咨询顾问Garrett Schwarz,

http://www.xiami.com/widget/0_2355064/singlePlayer.swf

到《艺术哲学》一书中提到的古代修业广泛、能文善武的古人,再到文中提到的国外各路“业余的群众中的运动员”,都让我感觉非常“酷”。再加上早年阅读的《一生的计划》里提倡的平衡的生活方式对我的影响,我也摸索着进行着这种“不务正业”的生活方式,包括跑马拉松、进行音乐艺术学习等等,感觉还不错。

放眼中国现在的运动员体制,实在是畸形,前不久的国足惨败给泰国更是将情况彻底暴露,中国足球已经后继无人。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这个国家的觉醒和转变吧。

另外我也盼望着收成的一天,还要要更加地努力。

Advertisements

【读书笔记】《绩效考核应当被废除吗?》

花了好长时间,终于把这篇《绩效考评应当被废除吗?》看完了。这篇文章从头到尾都有对人有启发的内容,很紧凑,要再将文章的精华提取出来不容易。这里只说说我的理解吧。

文章主要探讨的是,本应重点起到对员工表现进行“回馈”的绩效考核制度,目前来说,在实际操作中难以驾驭,很难起到应当实现的作用。

 

1、绩效与奖金挂钩,导致不坦诚。如果绩效考核需要自评,那员工虽然知道某方面自己做得并不好,但没人会跟钱过不去,所以,就可能会“被迫”填写比实际要高的分数;另一方面,领导对手下员工进行评估时,同样出于为员工的利益考虑,会出现员工自评一样的情况。

解决方法:暂时无解。如果员工的工作表现都可以量化,并且容易获得的话,理论上可以解决。但先不论员工的工作是否可量化,即便可量化也无法单纯根据数据来论断表现,这个下面再说。

2、绩效评估的频率低,难以及时改善表现。 这里文章有一段比较有趣的描述:

从劳动力角度来讲,最新的一批员工包括千禧世代(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之间的一代人),他们习惯于从父母、好友或社会媒体网站那里不断且随时获得回馈意见,他们希望雇主们也能如此。正如职场专家兼作家丹尼尔·平克(Daniel Pink) 最近在《每日电讯报》一篇题为“智囊团:整顿职场而非员工,”的文章中所指出的,千禧世代“大半辈子都活在充斥着回馈意见的环境中。”但是,当他们踏入职场,发现自己“进入了一片回馈的荒漠……如果你每年只能获得一次绩效回馈,那就很难加以改进。”

光靠半年一次的回馈实在不给力。员工想随时获得他们关注的领域的回馈,以便改进表现。这个时候,谁都希望有recount 和 录像 哈哈吐舌笑脸 

3、(我觉得)回馈的来源是解决以上问题的着手点。在我看来回馈的来源可以分为两点:量化的数据和主观定性的意见。前者可以通过构建某种系统来从中收集获得,后者是别人给的意见。打个比方,前者就像WOW的recount,后者像队友/团长的建议。

A) 要获得量化数据,视乎工作的性质来说有一定的难度差异,而且就跟WOW里的RAID一样,即便是DPSer,也不能仅凭DPS来评估表现的好坏,有人要控场,有人要打断,有人要拔刺,有人是buff机,谁都知道仅凭DPS来衡量这些人是不客观的,而他们从事的DPS以外的事,又难以用数据衡量。治疗就更不能用数据来衡量了,即便要获得他们的数据并不难。然而即便如此,以数据作为辅助去分析实际情况能更客观,更容易找出问题。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岗位的不同,及企业管理能力的差异,有时候是需要员工自己去构建这样一个数据统计系统,这是一门很有意思的学问,也是很有用的能力

B) 别人的反馈是从外部获取不同角度的观点的有效途径。虽然是主观意见,不过能启发。如果能加以讨论效果更好。再能结合数据的话那就最好了。

说到这儿,我从WOW里想到一点,在WOW里各职业的表现是有个大致的公认的标准的,某BOSS打了多少DPS,该做什么,全程DPS应该是多少等等,虽然实绩可以有差异但不应差得太远。如果从事的岗位的指标能够参考行业标准的话,那就有个谱了。(当然实际职场没有这么透明。)

最后我觉得,绩效评估是个动态问题,要针对实际制定,不能一刀切。没有一个制度是能往企业里一套,不需人的干预就能成功的。决策者是否能为企业选择和执行一个适合的制度,就成为一般企业和优秀企业之间的区别。企业应能对数个部门同时执行一套或多套绩效评估制度,并且对保持对制度进行改进。

image

【国庆节】跑着去看广州塔

国庆前工作量有点大,加班加了一星期,结果就像图上显示的,一星期没跑。国庆放假,第一天早上醒来左脚就抽了筋,于是借着这个理由宅了2天,4号早上起来又轮到右脚抽筋。这么大以来我这是我第一、二次抽筋,居然都抽得这么莫名其妙。虽然抽了筋,但是如果又不跑的话,感觉很不舒服,于是晚上还是出去了。最后跑下来证明,小腿抽筋对长跑没啥影响,长跑的确是用不上小腿肌肉滴。

image

晚上经过大使馆区,发现像进了灯展一样,艺景路(?)的树上全挂满了彩灯,很靓丽,五彩缤纷。路上车非常多,平常不曾见过这场面。另外在建的一栋大使馆外表上看貌似快赶工完毕了,外围的墙都拆了,改为铁栏。到了广州大桥,发现原本桥底建筑工人的板房已经完全清理了,桥左右终于连贯了,而且路很宽敞。原本通向广州塔的围闭施工中的路也开放了。既然有路了,就是有新跑步路线了。如果真像电视上说的那样的话,路应该一直通向琶洲展馆,而且路很好,周边有绿化与马路隔开,很适合跑步。这个国庆最后一天要去跑跑,发掘新路线。不过现在不急,先按原路程跑,然后把路线稍微延长到广州塔。路上人虽然多,但不像以前长假第一天那样的多,通往塔的那段路种的都是些新/小树,所以跑的时候觉得比之前开阔了很多,不过要是白天的话就会很晒;灯光明显比另一头的路要亮,看得很清晰。跑了一段之后,发现路还没到电视塔就被封闭了。只好折返。总共跑了48分钟,天气凉爽,跑的时候很舒服,休息了几天跑起来似乎一点都不累,非常享受的感觉,也许之前我休息得不好,或是强度大,所以跑得累吧。一路上看到珠江两边都是灯火通明,尤其以广州塔为甚,光污染严重啊!

说起来,虽然广州电视塔被定名为“广州塔”,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非官方的叫法“小蛮腰”,毕竟叫惯了,而且新名字有点土(虽然改得也有道理)。广州借着这次搞亚运,大刀阔斧地搞建设,的确让广州好了很多。地铁通到奥体,以后去迪卡侬也方便了。希望这次亚运,能让广州的文化有点变化,变得大气些,高格局些,同时吸引更多文化元素融合进来,这样广州才能走上提升的道路。

凤凰网图

网易BLZ联合运营CWOW及网游产业二三事

image

(图片截自178专题

这星期还真发生了不得了的事:4月15日九城内部邮件曝光9C疑丢掉了WOW代理权、4月16日暴雪正式宣布WOW代理权有网易和BLZ的合资子公司全权代理。这对于WOW玩家而言,算是公测以来最震撼的新闻了。恰逢外服更新3.1,终于让我印证了我的猜想:CWLK可能比3.1还晚开。如果CWLK一开便是3.1的话也好,双天赋系统可算是翻天覆地的革新,对于我这万年奶妈来说无疑是最激动人心的改动。

能让BLZ的子公司代理这当然是好事,不过CWLK什么时候开我倒还真不大在意了。我都已经好久不上线,没什么兴致上去耍了。我找到了很多有意思的节目,那些事都记录在我另一个网志上(那是个比较随意的网志,而这里则比较正经,所以这里最近都没怎么更新)。我这篇网志倒想聊聊在178上看到的两篇关于游戏产业的文章。

一篇是介绍丁磊的中国企业家:《丁磊活一千年的“不”哲学》。文章颇有点神话丁磊的味道,不过有些地方值得一读。文章说丁磊是“不”先生,是和陈天桥相反的保守派,而且是个商人:

…不过别忘了,丁磊是个商人。商人不会死扛。所以,虽然丁磊一直说网易游戏“不免费”,但在2008年还是推出免费游戏《天下2》。虽然丁磊明确表态过“不代理”,但还是在2008年,网易就代理了暴雪的《星际争霸2》。如果有谁真信了丁磊的“不”而忽视了这个大大的敌人,那就是冤大头。

不代理吗…恰恰相反呢,网易现在代理了世界最牛的网游呢。此外,文章也提到丁磊学过中医,主张无为而治。文章后面对丁磊的事迹介绍把丁磊说的很神,很有意思~什么拒绝新浪的投靠啊、最先退出SP市场啊等等。

另一篇文章则是《创业家:盛大游戏CEO谈“平台公司”》。这篇文章重点讲述了盛大的平台战略。说实话,先不论陈天桥的为人,就他的管理而言,是有点想法的。以前盛大把公司的管理制度改成和游戏练级一样,我就非常佩服。至于平台战略,虽不是盛大第一个提出的概念,但能运用于中国网游市场,还是值得鼓掌的。之前的“盒子”虽然完了,但也算是种有益的尝试,何况这个尝试没有伤到公司的筋骨,还不算是赌徒式的行为。

这篇文章让我有点收获的是两个地方:决策方法和portfolio(投资组合)

…龚金晶还记得陈天桥教给他一个做决策的方法论:数据、逻辑、民主、集中。即判断一个项目可行性的依据,首先要有数据支持,数据为王。如果实在没有数据,那就要逻辑上讲得通。如果没有明确的逻辑,那就靠民主,团队投票。如果团队还是无法做出决策,那就要靠负责人基于对市场的判断和对公司能力的了解做出最终决定。

“盛大平台是一个portfolio(投资组合),我们并不会看单个产品的表现,而是所有产品整体组合起来的表现。盛大关注森林的生态体系健康,提供让每棵大树茁壮成长的环境。”

虽都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是能用简单、有条理的方式表达出来,就算是值得学习的了。

转《狮王争霸赛》里的一番话

在论坛上看到这么一个签名,转一下:

李大人,正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刚才天炮一响,如果没有天灯挡枪的话,胜负归谁,还真没人知道,现在,这个金牌在我黄某人手上,并非我赢了,大人为大显我民神威而办的这场狮王争霸,劳民伤财,死伤这么多人,其实,在世人眼里,我们都输了。

以小民之见,我们不只要练武强身,以抗外敌,更重要的是广开言路,治武合一,那才是国富民强之道,区区一个牌子,能否改变国运,还望大人三思,这金牌,送给您作纪念吧!(黄的讲话见《徐克版《狮王争霸赛》)

《高考状元读什么专业》下面的一句精彩评论

在一五一十部落中有一篇文章–《高考状元读什么专业》,我很赞成文章对基础科学重要性的肯定,中国的确需要重视基础科学的教育。

但是此文真正精彩的是下面这句评论:

读工程又没人来管理,读管理又没人干工作,读经济又没有发明创造,读文学又不食人间烟火。中国那么大,又不是只有那几个状元在读书,由他们去吧

泥祆 | 2008-07-18 11:07

这短短一句话反映出的是一种让人钦佩的大气(普通话大概是这个意思吧),佩服佩服。(和玩WOW选职业的情况感觉一样)

关于内涵、深度——《无间行者》

很意外地在豆瓣上看到一篇很特别的《无间行者》的影评,里面把港版《无间道》和美版《无间行者》从内涵和深度方面作了一个”比较”,让我开了眼界,推荐一下。影评题为《-对不起,我是警察 -我是马塞诸塞警察局警官,你他妈算什么》。

影评写的很有道理,我尚未从这个角度去思考过这个问题。按照我们惯有的”内涵、深度”逻辑,《金田一》就是典型的”有内涵”作品,每个凶手杀人都是有缘由,迫不得已,本质不想杀人,被抓捕后都要有一番内心挣扎,相当有”深度”。类似的事情多的是。但是如果不这样写,又显得内容稍显平淡。这就是港版《无间道》和美版《无间行者》反映出来的区别。我没看过港版《无间道》,在我观看美版《无间》时,我依然觉得老美拍得很大条,情节交待不清,也没啥深度,很平淡。看过影评之后回想一下才没有把美版无间归入没深度的一列中。

无所谓好坏,不同的审美观而已。正像影评作者说的:

还是审美观的问题吧,我想原因在于我很能接受亚洲特有的这种的深沉的、内敛的可能也有些做作的表现。甚至即使明知道很多地方在装酷也喜欢这种酷,很多地方明知道故意煽情但也喜欢这种煽情(比如明知道黄sir的死是集结了众多电影表现技巧的集合,也照样感动)。
  没办法,这是主观好恶,不已客观分析结果的变化而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