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之于管理学

很欣赏明茨伯格提出的管理三要素:科学、艺术、手艺,因为我从中明确了科学在管理中的定位——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要素,而不会再执迷于把管理完全科学化。以前因为受到许多文章观点的影响,自己有点“科学万能”的倾向,所以当我接触到“管理科学”——又名“运筹学”的时候,我就想以前那些夸夸而谈的管理理论与之相比也不过如此,这才是“我要的管理学”。

但是如果把管理学单纯用科学角度去分析,它未免太复杂了。《经济管理》2004年第18期上的文章《管理科学化与管理学的科学性》用这么一段话来描述:

更深层次的客观原因是,作为管理学研究对象的现实中的“管理”问题和“管理”活动是如此之复杂,以至于单纯科学方法无法全部解决现实中的“管理”问题、分析描述“管理”活动和过程,经验常识、思辩艺术等非科学手段在解决管理问题方面同样“英雄有用武之地”,这使得管理学只具备“弱科学性”,不能成为纯科学。

这段话的论调基本上和肖老师的《作为专业的管理学》论调相同。“经验常识、思辩艺术”大概说的是茨伯格管理三要素中的艺术和手艺要素。《管理科学化与管理学的科学性》和《作为专业的管理学》都得出了“科学是管理学的重要组成,管理学不完全是科学(/不是完全的科学)”的结论。知道这点我觉得对于在实践管理学理论时会有相当大的帮助。

很欣赏肖老师说的一段话:

企业家再成功,也只是个体的、一时的成功,而管理学者,从学科的角度,把握的却是可编码、可复制、可预测的客观普遍规律。个体的成功再伟大,也无法代替科学来解决这个问题,总是需要基于大样本研究基础之上的管理学理论的验证、背书和佐证。

“大样本”是科学研究中一个重要的概念,同时也是复杂系统里一个重要的概念。在混沌理论中,偶然性是很重要的,但是事物在偶然性下却又很神奇的服从一定规律的分布,样本越大,表现出来的规律性越强(可参考《统计与真理(怎样运用偶然性)》 )。一般而言,在大样本研究下,抓住分布中的主流能以最少的付出获得最大的效果。个案有时候看似具有代表性,但是作为科学研究,个案只是个案,大样本的主体才能反映出事物的本质。关于个案与大样本的更多资料可以阅读斯塔诺威克的《与“众”不同的心理学 》第七版,也可以从心理学的角度看看一门学科是如何成为科学的。

“管理理论丛林”是我比较讨厌的情况,每个学派相互独立,是妨碍人们对管理学做出完整认识的一大原因。不过也有可能是由于人们难以对管理学有完整认识所以才产生“管理理论丛林”。无论哪种因果关系,孔茨“管理理论丛林”体系的提出都有助于我们正确认识和运用管理学。至于管理学中科学与艺术的联系,可以参考方老师的《管理是科学还是艺术? 》和北大刘华杰的《聚散两依依:论科学与艺术的几个一般性问题 》(这篇论文我没怎么看,但貌似不错)。

我终究还是喜欢管理学中的科学要素,可惜到现在才开始从这个方向上发展,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不过,为时未晚,哈哈~

tags:[tag]管理学[/tag], [tag]科学[/tag], [tag]艺术[/tag], [tag]手艺[/tag]

Advertisements

Author: SuperFatCow

I am a human-bei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