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史与艺术史

方军老师最近有两篇文章是我比较感兴趣的,一篇是《管理是科学还是艺术? 》,另一篇是《由行动定义的可能性 》。

《管理是科学还是艺术?》下面的评论中有不少是质疑文章题目是否有实际意义的。因为我读过《与“众”不同的心理学 》(一本“披着心理学外皮的科普读物”),第三章说的就是类似的内容——“操作主义及本质主义”,所以对此很感兴趣。的确科学和艺术本来就定义模糊,追求准确定义的人大概只有些学者什么的,所以如果还要进一步讨论管理是科学还是艺术的确没什么用。

不过正如方军老师以前说过的,他写文章的部分目的是借此整理自己想法和思路,所以看了这篇文章余下的部分,就能够明白,文章不过是方老师脑海中几个想法的 碰撞磨出的火花。文章引用了几段米兰·昆德拉的随笔《帷幕》里的内容,从历史的角度探讨艺术和科学的差异,值得阅读(恰好最近我也看了些艺术类的资料 🙂 ):

关于科学史。“伟大的医生甲发明了一种治疗某种疾病的天才方法。但在十年后,医生乙又创立了另一种方法,更为有效,以至于前面的方法(而它并不失其天才的一面)被摒弃和遗忘。科学的历史具有进步的特征。”

关于艺术史。“一旦用于艺术,历史的概念就跟进步没有任何关系;它并不意味着一种完善,一种改进,一种提高;它像是一次探索未知的土地,并将它们标识在地 图上的旅行。小说家的雄心不在于比前人做得好,而是要看到他们未曾看到,说出他们未曾说出的。福楼拜的诗学并不让巴尔扎克显得无用,正如发现北极并不让美 洲的发现变得过时。”

“技术的历史在很小的程度上取决于人,取决于他的自由;它遵从自己的逻辑,之前或之后不可能有什么不同;从这一角度看,它是非人性的;假如爱迪生没有发明 电灯,会有另一个人去发明。但加入劳伦斯·斯特恩没有突发其想,去写一部没有任何‘故事’的小说,那没有人会替他写,而小说的历史就不是我们所了解的 了。”

“‘一种文学的历史,与纯粹的历史相反,只能包括那些胜利的名字,因为在那里,失败对任何人来说,均非一种胜利。’于连·格拉克的这句闪亮的话正是切中了 这样一个事实:文学的历史,‘与纯粹的历史相反’,并非一系列事件的历史,而是价值的历史。如果没有滑铁卢,法国的历史就无法理解。但一些小作家甚至大作 家的滑铁卢,就只能被人遗忘。”

P.S.有一条评论指出这个问题是为了弄懂管理应该在艺术的框架下研究还是科学的框架下研究。huh……有点道理……

《由行动定义的可能性 》则是有关于我一直关心的问题,其实就是我以前讨论过的感性和理性(全脑)。“理性的暴政”一词还是挺有冲击力的。评论中提到一本书书名为《风险、不确定性与利润 》,有机会要看一看。

马上就要开学了,就业的压力还是挺大的,祝自己好运! 🙂

《神圣比例》

tags:[tag]科学[/tag], [tag]艺术[/tag], [tag]理性[/tag], [tag]历史[/tag]

Advertisements

Author: SuperFatCow

I am a human-bei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